网上棋牌网址

责编:高理洲

文学艺术

蜘蛛人

发布日期:2019-04-25

 蜘蛛人

 

诗二首/张礼

 

在北京路上,我看到几个人

把生命悬在空中,绳索在风中左右摇摆

吊在天上的蜘蛛人,像大鸟飞翔

远远地看,蜘蛛人可能是被擦去的一个黑点

这些悬空的人生,多象风中奔跑的稻草

不知会在哪里生根落脚

 

这是个夏日的午后,阳光平淡

几只麻雀在窗边比划着手势

悬在空中的灵魂,能否认清故乡与亲人

蜘蛛人,人生的高度在云与高楼之间

那根挂在空中的绳索,就若蜘蛛吐出的丝线

时光在晃悠悠的日子里飞起来

 

高空作业者,在大厦的高墙上行走

墙壁太陡,连壁虎都心惊胆战

蜘蛛人,全然不顾摩天大楼的高耸

像施展轻功的高手,在高楼间飞檐走壁

地上的车辆与行人,像蠕动的小虫

城市的蜘蛛人,身影在玻璃墙上晃动

蓝天是蜘蛛人的一面镜子

 

蜘蛛人是城市的美容师

用一把刷子,还有腰间的一条安全带

执意要擦亮城市的每一扇窗户

天空鸟儿在呢喃,城市的屋檐很高

蜘蛛人在天空编织着一张网

玻璃墙抛光打蜡,擦亮着城市的风景

 

接近夏天

 

我想在爱上这个季节前,先爱上你

春天将去,夏天水陆并进

昨天的种种悲欢,随着春雨而去

草地上,两只蝴蝶改写着梁祝的剧本

广场上,一群大妈们随着乐曲翩翩起舞

 

有人把这个季节当成女人,名字就叫夏天

夏天是一个爱流泪的女人

注定这个夏日,我会依然若初恋般的爱你

对你的爱如同这炙热的阳光,热情火辣

就爱这个快到来的夏天吧

用剩余的时光去爱,用胸中的肝胆去爱

 

春天大限已近,季节接近夏天

接近夏天,感觉到季节更大的变化

其实爱上夏天的过程

是在一天天褪去春天的羞涩后

春天死去,再一次成为夏的背景

我不大喜欢春天,我与春天有一千米的落差

 

总想在这个夏天,用一种虚假

掩饰一下心中的惊慌,让心中那些

支离破碎的浓艳,就在这个夏天悸动

这个初夏,河水的皱纹还很浅

风从河面漫过,我见一只长脚的白鹭

从河中溅起一片片水渍,打湿了河床沿岸

 

这个初夏,我看到一条小河

汇入另一条河流,他们久久贴抱在一起

分不出彼此,他们波澜不惊荣辱与共

这个夏天,你抵挡不住时光的流逝

总会在晨光中一点点醒来

爱这个夏天,在岁月的深处种植一片阴凉

 

 

简介:曾用笔名:雪克、流水,曾于《人民文学》《民族文学》《鸭绿江》《诗歌报月刊》《词刊》《中国诗人》《读者》《作品》《北方文学》《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滇池》《边疆文学》《四川文学》《散文诗》《世界诗人》《青春》台湾《葡萄园诗刊》《创世纪诗刊》《心脏诗刊》《秋水诗刊》《笠诗刊》香港《大公报》《文汇报》《中国文学》《文萃》德国《欧华导报》澳门《澳门月刊》美国《新大陆》《品杂志》等数百种刊物发表作品,有诗集《北回归线上阳光》等出版。有作品译成英、德等国文字。曾任云南省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普洱市作协理事、墨江县文联主席。诗歌《泸沽湖畔》获首届雁翼诗歌群雁奖。著有长篇小说《隐形按摩师》《茶马大院》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