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棋牌网址

责编:高理洲

文学艺术

乌鸦与创世纪

发布日期:2019-05-13

 乌鸦与创世纪

  诗二首/张礼

乌鸦

 

乌鸦不想轻易说话,因为一旦说话

这个夜晚就有人要死亡

有人把我当成先知嗅觉灵敏

说我有蝙蝠一样的超声波,能嗅到生死

一般情况我会缄口不言

只要我哇哇大叫,有人必死无疑

 

我无法将一只乌鸦藏在心里

黑夜是最隐秘的地方

怀着某种希望,我会在黑夜喊自己的名字

一直喊到声音嘶哑,喊不出为止

我想乌鸦一样蒙住眼睛,什么也不说

 

知道,自己先天性五音不全

不像喜鹊那样歌喉圆润,只能哇哇大叫

昨天我在树上大叫,树下有个人

朝我噜噜嘴眼睛凶狠

那人肯定不是好人,有个小孩很幼稚

朝我投来天真的目光

 

一只乌鸦比黑夜还黑

我的每一声叫,都有着扎耳的痛

一只乌鸦,是一个沉默的中心

有一天我在一个小村庄

村长屋顶上大叫,当晚村长就死了

村民都说村长是我叫死的

 

村民都说这个村长早就该死

可这个村长确实不是我能叫死的

他可是醉死的,怪只怪我在村长屋顶大叫

预告了这个不幸的消息

一只乌鸦梳理着比黑夜更黑的羽毛

转动着比黑夜更黑的眼珠

扇动着,比黑夜还黑的翅膀

 

创世纪

 

  我是有原罪的,违背了上帝的禁令

  偷吃了伊甸园里的智慧果

  从梦中醒来,我用无花果的两片叶子

  遮住了羞处,一条蛇在一旁窃喜

  神说,要有光,于是大地就有了光明

 

  天漏了,我的祖母女娲一直忙于补天

  要补多久,上帝说了不算

  西方的神肯定管不了东方的神

  神在天上打架,人类却要

  忍受无边的洪水与战火

 

  上帝说我是无耻的,说我有原罪

  我说我若有罪,就把我的肋骨拿去

  如果我无罪就让我觉醒

  不要让我沉沦在这无边的夜里

  我一直在纠结,是否要上帝把肋骨还给我

 

  透过缝隙,我的诗歌会抵达一个窗口

  看我跪在地上忏悔的样子

  上帝诡异地笑了,上帝说我在害怕什么

  我说我有原罪,我与喜欢的女人

  躲在山洞里一点也不温暖,我害怕冰冷

 

  我会与一条美女蛇缠绕在一起

  这就是我的原罪,其实我真不知道

  有原罪,会不会下十八层地狱

  常常在梦里,我带着手铐与脚镣翩翩起舞

  我睡不着觉时候,就在电脑上

  敲莫名其妙的文字,这时笑声从天上传来

  上帝说,我的思索完全是徒劳无功

 

  简介:曾用笔名:雪克、流水,曾于《人民文学》《民族文学》《鸭绿江》《诗歌报月刊》《词刊》《中国诗人》《读者》《作品》《北方文学》《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滇池》《边疆文学》《四川文学》《散文诗》《世界诗人》《青春》台湾《葡萄园诗刊》《创世纪诗刊》《心脏诗刊》《秋水诗刊》《笠诗刊》香港《大公报》《文汇报》《中国文学》《文萃》德国《欧华导报》澳门《澳门月刊》美国《新大陆》《品杂志》等数百种刊物发表作品。有诗集《北回归线上阳光》等出版。有作品译成英、德等国文字。曾任云南省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普洱市作协理事、墨江县文联主席。诗歌《泸沽湖畔》获首届雁翼诗歌群雁奖。著有长篇小说《隐形按摩师》《茶马大院》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