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棋牌网址

责编:高理洲

文学艺术

城墙

发布日期:2019-06-10

   城墙

 

  诗四首/张礼

 

西安,一个失眠的夜晚

我来到了城墙边,来往徘徊

历史的痕迹印在一面面城墙上

古城墙,面目冰冷坚硬

没有任何表情一个连一个的弹孔

让路过的人,触目惊心

夜晚阴影下,弹孔呈现出一片闪光

子弹呼啸的声音似乎还在耳旁

古城墙,一个民族的刺青

每一块砖头,都是一个生命

每一个黑黑的枪眼,都硌疼人的眼睛

此刻,我只是一个参观者

绕过僵硬的眼神,我把心贴近城墙

 

  

 

蜷缩在黑夜深处的,是一匹狼

嗥地一声长嗥的是狼

这只草原上奔跑的,盛开在黑夜里的

影子,来自黑暗底层

葡伏在山脊的剪影犹如

尾跃跃欲试舞动的红狐

狼喜欢走在山脊梁,走在僻静处

 

一只走在篱笆背后的狼

是孤独的,像个无助的孩子

睁着幽蓝色的目光,蛰伏在草原

狼啊,一匹来自草原的狼

踽踽独行,与黑夜作着最后的较量

一只来自草原的狼蜷缩在黄色沙丘

大漠孤烟下,狼虔诚地呜咽低语

 

  管道工

 

起早是什么晚归是什么

我无法描述,这些身怀绝技的人

走在黑暗中的人,这些低处的风景

常年像老鼠一样出没在地下

把一些松动的器官拧紧

他们与水为伍,在城市低处

这些隐身暗处的人,经常被人们误读

他们不能贴着地面行走

 常常弓腰弯背蚂蚁一样悄悄地

活动于风景之外把一腔苦水排泄

洞口站起来,管道工像一句广告

开始释放出欢乐与疲惫

 

  环卫工

 

急刹车划伤了宁静

前面,一个黄色的身影在晃动

穿黄色马甲的人,没有发出大声尖叫

却让我的心一阵颤抖

这些早起的人,太阳还未露面

便手持扫帚,扫走垃圾扫来清晨

 

夜鸟,他们常在夜深人静时出没

金黄的树叶,摇拽着一把把小扇子

从天空往下飘落,让街道

铺满了金黄的暗疾,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

环卫工人,朝着一首诗的方向

轻轻地拭去马路上的垃圾

 

路灯暗了,这些比太阳起得更早的人

这些常常被误读的人

开始收拢翅膀,固守一种寂寞的浪漫

夜凉如水,周而复始的工作

照亮了什么,马路刚刚被鸟鸣抚慰过
简介:曾用笔名:雪克、流水,曾于《人民文学》《民族文学》《鸭绿江》《诗歌报月刊》《词刊》《中国诗人》《读者》《作品》《北方文学》《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滇池》《边疆文学》《四川文学》《散文诗》《世界诗人》《青春》台湾《葡萄园诗刊》《创世纪诗刊》《心脏诗刊》《秋水诗刊》《笠诗刊》香港《大公报》《文汇报》《中国文学》《文萃》德国《欧华导报》澳门《澳门月刊》美国《新大陆》《品杂志》等数百种刊物发表作品。有诗集《北回归线上阳光》等出版。有作品译成英、德等国文字。曾任云南省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普洱市作协理事、墨江县文联主席。曾获第四界池幼章文学奖、首届雁翼诗歌奖等。著有长篇小说《隐形按摩师》《茶马大院》等。

 

返回顶部